澳门葡京平台

贾跃亭爆仓孙宏斌点赞 网友:小散记得撤单

  贾跃亭爆仓,在乐视网复牌还遥遥无期的时候,就已经被很多人“预告”过了。在上周三(1月24日),乐视网正式复牌之后,贾跃亭究竟在3个还是4个跌停之后会爆仓成为市场猜测的重点。不过相较于此,更让人意外的是,曾公开表示“与老贾无个人矛盾”的孙宏斌,却被网友发现点赞了一条“老贾”爆仓的微博。而这一“手滑”,也正式宣告了孙贾二人“同袍”之情的破裂。

  1月26日,一位网友发布微博称,“老贾该做出他的决定了!目前来看,孙宏斌已经完全下了狠心,不答应就让老贾爆仓,股价公告进一步表明决心。老贾目前没有任何办法,只有妥协。可关键就是FF之前的融资协议有可能让老贾已经没有妥协的本钱了!”

贾跃亭爆仓孙宏斌点赞 网友:小散记得撤单

  事实上,早在乐视控股与乐视网曝出关于债务余额数目的分歧之时,孙贾二人的关系就已被外界认为是“矛盾公开化”,只是孙宏斌还“嘴硬”,不承认而已。而这“手滑”点赞,无疑正式宣告了二人关系的破裂。 此外,贾跃亭在美造车的“宏图伟业”也一再被媒体踢爆,法拉第未来美国工厂大门紧闭,无人工作;屡次宣称的百亿投资也被媒体调查出货转移,或抵押;而所谓的“量产车型的FF91”也始终未以完全面目示人。贾跃亭的个人信用已经透支殆尽,其个人名下也已几无有效资产。 或许正是因为对这些内幕的深刻了解,孙宏斌选择了与贾跃亭“决裂”。 

  爆仓已是必然

  截至到目前为止,贾跃亭爆仓基本几成定局。以贾跃亭发生于2015年10月26日的最大一笔质押为例,贾跃亭当时将所持有的限售股4.67亿股、流通股4000万股,共计5.07亿股进行质押,占其当时所持乐视网股份的64.81%。

贾跃亭爆仓孙宏斌点赞 网友:小散记得撤单

  在贾跃亭质押股票当日,乐视网的收盘价为25.12元/股。据悉,股权质押率一般在4~6成,若以40%的最抵质押率来计算,则当时贾跃亭每股可以获得最低10元的质押贷款。据了解,创业板股权质押警戒线和平仓线一般为150%和130%,而以此计算,乐视网在1月25日收盘价为12.42元/股,已击穿130%的平仓线。据业内人士估计,警戒线约为13元/股,那么其平仓线最低在10元/股左右,而今日(1月29日)乐视网收盘价为10.06元/股,贾跃亭爆仓已是必然。 截至目前,死者留下的信号攻略,乐视网尚未发贾跃亭将追加担保的消息,因此据乐视网1月25日发布的公告显示,“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上述已质押的股权(贾跃亭向金融机构质押的10.19亿股股权,占总股本的25.67%),从而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。” 而这或许正是此番孙宏斌让乐视网“裸复”的目的。据悉,故宫失窃门,早先孙宏斌想要以较低价格全盘接手乐视网,却未能与贾跃亭谈拢。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称,一位乐视网的机构股东表示,“融创希望以5折价格接盘贾跃亭的股份,贾跃亭保留百分之五的股权,但并未达成一致”。 于是,孙宏斌在“仁至义尽”之后,不得不选择复牌,同时让乐视网股价尽最大的可能下跌,从而减少贾跃亭在乐视系的股权价值。其实,孙宏斌在1月23日的乐视网投资者说明会上首次流露出对拯救乐视网的不自信,这或许就是在“筹划两年乐视影业注入终告失败”之后,再释出利空乐视网的消息,对乐视网的股价“落井下石”。 当乐视网的价格大幅下跌,甚至出现退市风险之时,难受的不只是贾跃亭,手中握着贾跃亭质押的股票的金融机构自然也不会好过。此时的孙宏斌便可以相对低价从机构手中获得股票。甚至有分析指出,孙宏斌会借此机会,在接盘贾跃亭股票的同时,让机构继续此前对乐视网的贷款。 

  众叛亲离

  可是,一直对贾跃亭抱有同乡情的孙宏斌,为何在此时变得如此决绝呢?这一切或许都是源于贾跃亭的“不厚道”。 时间拉回到2017年1月,孙宏斌作为“白衣骑士”与贾跃亭携手的新闻发布会名为“同袍偕行 乐创未来”,而孙贾二人更是在会上互相吹捧,孙宏斌称“贾跃亭的精神感动了我”,并表示贾跃亭是一个值得信任和支持的企业家。而孙宏斌更是一口气向乐视注资150亿元。 本来以为这是毕其功于一役之举,孙宏斌认为把给足了资金和时间,贾跃亭就能把乐视的问题解决。 但可惜的是,在当年7月份,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3家公司(主要涉及乐视手机业务)的12.37亿元资产遭遇司法冻结,而这也被认为是贾跃亭信用破产的开始。而此时的贾跃亭已身在美国,也以35.59元/股的价格,将1.7亿股乐视网股票转移给融创中国子公司嘉睿汇鑫,获得了逾60亿元的收益。同时,贾跃亭也辞去了乐视网董事长职务,公开表示要专心造车。 此时的孙宏斌仍在2017年融创中国的中期业绩报告会上,主动提及乐视网,并表示贾跃亭是个有梦想的企业家,“人非常厚道”,同时称要竭力挽救乐视网。当时已经入主乐视网的孙宏斌也展开了“去贾跃亭化”,从更名到高层换血。 事实上,贾跃亭彼时已经跌到谷底的信用,让很多与其相关的企业纷纷展开了“去乐视化”。 最先实现“去乐视化”的是易到。在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不久之后的7月17日,易到便发布公告称,CTO任汝娴、CTO袁斌,法务VP刘晓庆,HRVP马东,已分别向公司提交辞职申请,易到称尊重并批准以上辞职申请,而以上四位高管均来自乐视。 比易到更惨的是酷派。由于乐视是酷派的控股股东,在前者出现了资金链问题之后,酷派首当其冲,不仅品牌受损,还相继遭到平安银行宁波银行浦发银行等起诉,被追讨2.4亿元,估值也缩水逾八成。此后,酷派经历了近一年的“去乐视化”,直到2017年11月,贾跃亭终于辞去了酷派集团主席、执行董事等职务。在2018年1月初,随着贾跃亭减持酷派,乐视体系的最后一波高管也从酷派离职。至此,酷派也完成了“去乐视化”。 此外,一直在贾跃亭庇护下的网酒网也不得不展开了“去乐视化”。事实上,由于乐视的资金告急,本来曾获得多轮投资的网酒网也陷入了困境,先是被曝光存在7500万资金缺口,随后在新三板挂牌仅8个月后黯淡离场,成为酒类新三板上市公司中首家退市的企业。随后,网酒网也积极展开“去乐视化”,以寻找新的接盘人。 

  早已破灭的造车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