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葡京平台

杭州离异男子做好事上瘾 拒绝和老婆复婚

自动播放

富阳狼群应急救援队

正在加载...

4月22日,杭州富阳一名82岁老太太上山挖笋失联,当地已调集救援人员上山,可一夜过去仍无消息。

那天,我又找到了陈剑明——富阳红十字会狼群应急救援队的队长。“这样的山势,又下着雨,根据我们的经验,恐怕……”他语气凝重,话不好再说下去,但搜救仍在继续。

挂上电话,我翻出了之前的采访笔记——不管这次搜救的结果如何,“狼群”的故事,值得让更多人知道。

从1人到120多人,企业家、医生、退休工人、村主任、个体户......这些身份不一、背景不同的个体因为救人这件事,走到了一起,直面生死和人间悲喜。

这些年没赚什么钱,还离了婚

"我中毒很深了,顾不了家"

富阳区北渠边,有一块原为当地民政部门福利院的场地,如今,这里挂着狼群应急救援队的牌子,成了救援队的队部。

49岁的陈剑明10多年前做的是画廊生意,同时也是一名资深驴友。最初建立救援队的动因,是看到周边县市都有,富阳却没有。2012年,他在富阳登山协会中牵头组建了一支七八人的山地救援队伍,专门救援走失的驴友。

2013年,陈剑明专门做了一面旗子,整个队10多个人开始以队伍的名义出去救援。

2015年9月,陈剑明与4位同道在富阳民政部门注册成立“杭州市富阳区狼群应急救援服务中心”。 到现在,队伍120多人,手头上有救援资质的超过一半,除富阳本地,全省各个县市有救援任务也都有“狼群”的身影。

“2016年,我们救了43个人,2017年,我们救了37个人......”陈剑明对这些数据如数家珍,“每次救一个人,或者找到一个人,哪怕已经遇难了,哪怕开心不起来,但对我们自己起码是个交代。”

杭州离异男子做好事上瘾 拒绝和老婆复婚

2016年,丽水遂昌北界镇山体滑坡救援现场

经常不着家地参与救援,家里人会怎么看?我问。

“怎么看?老婆都离婚了。”陈剑明无奈嘀咕了一句。2015年,陈剑明跟老婆离了婚,他自己带着9岁的女儿,“太忙了,10天里有5天能接她放学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”他无奈地笑笑。

“这几年,其实,她(前妻)也有复婚的想法,但要求是起码得顾家。我说对不起。我可能真的顾不到。女人要生活的,要花钱,跟男人不一样,我说难听点,男人只要有包烟,宪政是什么意思,其他什么都不管了。”这件事,陈剑明从来没跟队里任何人说起。

他甚至连书画生意也放下不管了,“我觉得我已经中毒很深了。我自己把这个队伍当成了一个作品,既然做了就去做好。我这几年没赚什么钱,吃的东西以前的存货,实在没的用了,就贱卖掉几张书画。”

救援队的发展需要钱,但他一个人真的应付不了这么大的开支。

企业家医生个体户...背景不同的个体走到一起救一个人,能自豪30年!

2013年,陈剑明刚投身公益不久,遇到一件事情。队员们在富阳常安镇横槎村搜救一名走失的采茶女,气候闷热,装备也不足,很多人中暑。“那时候起,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光凭热血,没有专业技能和装备,是成不了事的。那时候装备实在过于简单了,大家自己掏钱配了些安全带、锁扣。”他说。

徐全坤今年57岁,很早就认识陈剑明,陈剑明经营画廊时,他在做工程。两人分开多年,徐全坤再听到陈剑明的名字时,陈已经拉起了救援队伍。“那时候,大家什么事情都是‘向钱看’,他反一反的,自己掏钱,但凡有一点钱就往队里砸。”徐全坤说,“我家是做企业的,各方面条件都比他好,我没有时间参加救援,但他的事情我是惦记着的。”

徐全坤的胃不好,有一次,他手术住院了。术后第四天,他听说陈剑明的救援队需要一辆15座的救援车,二话不说就把买车钱打到了队部的账上。徐全坤的弟弟听说老哥在家乡支持公益救援,也赞助了救援队一条救生艇。

“现在做什么是1-1=2的?只有公益!我是被陈剑明感动到了。”徐全坤说,现在他每次走进队部,心里就有一种自豪感,“一天赚几十万,我不觉得有什么好说的,但救人这件事,我愿意跟人家去‘炫耀’,而且劲头十足,心生快乐。每次听说我们救回了某某人,我感觉就像做成了一笔大生意。不同的是,赚再多钱,时间一过就没感觉了,救一个人,哪怕30年过去,说起来还是很响亮。”

杭州离异男子做好事上瘾 拒绝和老婆复婚

2016年1月,富阳突遇寒潮大雪,狼群队在龙门山救援

在“狼群”里,像徐全坤这样的人还有不少,每个人的初衷都差不多,且大家有一样的兴奋点。

50岁的何圣楠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,在国外也有生产基地。“我和陈队是老朋友了。2015年,丽水那边发生山体滑坡,他叫我一起去,我不感兴趣,觉得这事有危险。”何圣楠说,后来听说陈剑明是自己贴钱在做公益,他对这位朋友刮目相看了。

何圣楠主动找到陈剑明,加入“狼群”,并成为队部后勤主管,管理8个中队的调度、队员招募及其他事务。

“我们有一百多号人,来自各行各业,平时出任务装备费用基本都是各掏腰包AA制,他们又不傻的,大家要的就是内心的获得感,对自己的认同感。”他说。

“有一次,有个朋友问我在救援队每个月拿多少钱,我说2000元。他笑话我2000元居然也肯干,我告诉他,我每个月付出去的钱都不止2000元。”何圣楠哈哈大笑,“最后,朋友说我神经病……”

杭州离异男子做好事上瘾 拒绝和老婆复婚

42岁的李杭平可能是救援队里技能最全面的人——家中三代行医,自己先后在骨外科和精神科做医生,加入“狼群”后还考取了PADI潜水员证、美国心脏协会AHA救护员证,以及国家级地震救援高级指挥员。

“我个子不高,体力也不算好,刚开始,我没想到会直接参与救援。”李杭平说,有一年的正月初七,大部分人还在拜年,救援队接到了任务,“队员们本来在家接待客人,刚准备吃饭,一接到任务就出门了。这种奉献精神让我敬佩。”

每次救援队参与搜救,李杭平都会跟随位置中间的小组出发,以便就近救治伤员。“最好的感受就是,我们把人找到,并且人是活的。你想啊,我们出动了这么多人,找的就是这一个人,真的有发自内心的自豪!”李杭平说,“有时候接到紧急任务,不得不和医院领导请假。还好,领导比较支持我。”

杭州离异男子做好事上瘾 拒绝和老婆复婚

2017年4月,狼群队在如意尖寻找12名迷路大学生驴友

相对于李杭平的技能突出,不少队员其实原本是素人一个,但如今也是“狼群”的正式一员。

杭州离异男子做好事上瘾 拒绝和老婆复婚

朱加仁,65岁,退休工人,曾担心自己年纪太大,救援队会拒收。没想到,陈剑明敞开大门欢迎他加入。如今,朱加仁考取了美国心脏协会AHA救护员证,经常代表救援队进社区做救护知识宣讲。

“我老婆也是狼群的一员。就连我的小孙子都支持我的,小孙子说,爷爷狼群去爷爷狼群去,我也要去!哈哈!”朱加仁觉得挺满足的。

章迎芳,死者留下的信号攻略,44岁,个体户,因为爱好登山而成为“狼群”作训中队的一员。2016年,她参加了全省救援技能高空救援项目的比赛,获得团体第四的成绩。

谢益飞,41岁,富春街道湖塍村村委会主任。去年,他看到“狼群”招募,死者留下的信号攻略,觉得自己反正体型偏胖,来这参加救援还可以锻炼身体,结果,他成了队部秘书处的对外联络员。

“我这情况,有点搞笑吧?”谢益飞说完,和队员们一起放声大笑。

杭州离异男子做好事上瘾 拒绝和老婆复婚

每一个判断都决定着生死喜悲救援的过程,宪政是什么意思,对自己就是一个交代

有没有哪次救援是令救援队印象深刻的?

陈剑明想了想:“2016年,浦江那次救援吧。”浦江,很巧,那是我的家乡。

杭州离异男子做好事上瘾 拒绝和老婆复婚

2016年,浦江县“216”救援现场

2016年2月,浦江县大畈乡建光村3个小孩走失,当地多部门及全省各地59支民间救援队参与搜救。由于已有几千人上山搜救,气味非常混乱,搜救犬派不上用场了。

相关阅读